关灯
护眼
字体:
蓦然觉察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其实楚虚也知道他这一遭怪阿黄有点儿冤。

  毕竟,谁也想不到,小小的猫薄荷会对他影响这样大,甚至让他差点儿永远沉浸在梦中,不愿意醒来。

  作为心魔,他其实陷入幻境的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。

  但正如卖火柴的小女孩不断点燃火柴,在寒冷的夜中,只要眼前的美梦能带给他温暖与满足,那么宁愿欺骗自己,也要继续沉浸下去。

  那时候,他仿佛回到了鲜艳活力的上辈子,没有朝不保夕的惶恐,没有无所适从的孤寂,只有珍藏的温馨与快乐。

  无限美好,令人愿意永远停留其中。

  楚虚收了收爪子,如果不是另一个温度握住了他的手,也许他真就不愿再醒过来吧。

  真是讽刺,他是能带给修道者幻境的心魔,结果自己也中了猫薄荷的陷阱,这算不算间接体验自己服务对象的感觉,增加了工作经验?

  至少,现在再去让他诱惑修道者,他将更了解对方的心态,并知道如何调动人心空隙,引目标沉入魔道之中。

  所以我是洪荒修道者的猫薄荷?

  楚虚扒拉了两下爪子,幻视自己挥舞叶片,兢兢业业播种,再凑到各个品种的大猫面前,如捕蝇草一样张开血盆大口。

  不不不,我才不是绿油油,楚虚甩着头,他比猫薄荷高级多了,猫薄荷并不可怕,关键还是自己,要不是他不够坚定,早就从幻境中摆脱出来了!

  果然,同行是冤家,不论种族。

  楚虚后怕地拍了拍胸口,长吁一口气。

  其实,他现在仍然有些遗憾,但清醒后,还不至于软弱到自己骗自己,要不是头一次接触这种对猫特攻没有防备,怎么也不会狼狈若此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