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1章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另一辆马车上,关嘉玉将外衫放在一旁,犹豫半天终于开口,“霁颜兄,你和应如姑娘之间……有什么吗?”

  江晏整理袖口的手指顿住,不答反问,“有什么?”

  “男女之情。”关嘉玉问得直白。
  他把江晏当成知己好友,知己之间有话直说,无须拐弯抹角。虽然霁颜兄初到上京与他结识那会儿直言已在老家定下娃娃亲,可是父母那辈说定的婚约阻碍不了感情的萌生,若真的有什么,他完全可以理解。

  “为什么会觉得有男女之情?”江晏继续整理袖口,手上速度慢下几分。

  “因为应如姑娘看你的眼神!”关嘉玉迫不及待回答,仿佛为了印证什么。
  他具体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总之很少能看到那样热切的目光,就像是……就像是失明的人重见天日!带着来自骨子里的向往与渴求。被那样的眼神注视,很难不动容。

  江晏沉吟,一时没有作答。

  “霁颜兄呢?霁颜兄怎么看待应如姑娘的?”
  既然起了头,索性敞开了问。关嘉玉想知道,当他的好友不顾男女大防抱起身旁姑娘时,到底真的只是因为没有更好的办法,还是也有私心?

  江晏放下整理袖口的手,缓缓开口,“她是我在世间,唯一的同辈亲人。”
  “还有呢?”关嘉玉追问。

  江晏掀开身侧窗帘,放晚春的风与日光一并光顾,冲散车厢里恍惚凝固的空气。

  车轮碾过石砖,发出有节律的声音,好似会不断滚滚前行下去。
  叫卖声与器物交击声不断,填满安静的每一个空隙,车马行驶在烟火人间。

  “仅此而已。”

  车厢里,平素畅所欲言的两名同科好友未再言语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