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章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一旁的春桃早早地低头敛目做鹌鹑状,眼看着到近前,应如老实行礼,“女儿见过父亲。”
  不用想也知道,眼前这位面容干净的大叔是原身的爹,也即能决定她婚事的一家之主。

  “见过老爷,见过二小姐。”春桃的声音低得跟被掐了脖子似的。

  应永年刚不耐烦地驳了小女儿的话,转头碰见大女儿,语气又冷上几分,“不在房里呆着,到处乱晃做什么?”

  自家走动也算到处乱晃?应如在心中暗自腹诽,这是让她挖个坑把下半身埋里面的意思?
  “女儿和妹妹一样,有话想对父亲说。”她故意换个话题,把应永年无脑的数落翻过篇去。

  应永年眉毛蹙出一条深沟,“你能有什么话说?”

  嘿!应如藏在衣袖里的拳头硬了。这什么话?她一个大活人又不是植物,怎么就没话说了?眼前的应大人和原身哪像父女,分明是仇人吧?―
  要说忘恩负义、言而无信,也是应大人对不起应夫人,怎么这男人还有脸在母女俩面前摆脸?难不成……原身不是应大人的血脉?
  想到这里,应如不禁脑补一出家庭伦理大戏。

  一旁的应姝狭长的眼睛笑出弯弯两道,“爹爹莫怪,姐姐病了许久,难得四处散心,这不方才外面御街夸官的时候还碰上呢。”

  听到这里的春桃已经打了个哆嗦,果然应永年双目圆睁,让他原本可以称得上儒雅的脸变得几分狰狞。
  “看到江家小子中了探花,是不是觉得很替母家长脸?”

  替母家长脸?听应永年这语气,怒气的源头该是在应夫人身上。
  还别说,的确挺长脸。会读书的没人家江晏好看,好看的没人家会读书。到了前三甲,才识已是顶尖,难分伯仲,偏偏探花郎得是才貌俱佳的那个。状元易求,探花难得,就说应大人当年中的也只二甲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