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婊意初现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九月初,沧州,孟府西南角院。

  陈嬷嬷正啪啪敲门:“汀姐儿起了吗?快起了,再晚可就要耽误夫人的赏菊宴了。”

  屋内,孟汀掀开布衾从塌上坐了起来,纤长眼睫下素来狡黠灵动的鹿眼显得有点茫然。她用了好一会儿才在头脑深处找到了关于眼下场景的记忆――这是她生前的家。

  许久得不到回应,陈嬷嬷把房门拍得震天响:“汀姐儿?汀姐儿?”,拍门声与呼喊声交织,吵得人脑仁疼。

  孟汀挑挑眉,当大佬好多年,都快忘记自己生前是个小可怜了。

  孟汀穿着寝衣去把房门打开,懒洋洋打了个呵欠,这才说:“嬷嬷别敲了。”说完又转身往屋内走,边走边补充:“芍药来帮我一下。”在地府被后世的现代文化熏染了这么些年,她都有点忘记她这时代如何穿衣了。

  “汀姐儿怎么了?素日不是最勤勉的吗?”陈嬷嬷嘀咕,又朝着屋内高喊,“汀姐儿可得快些呢,夫人邀了好些贵客,万万耽误不得。”

  孟汀闻言轻嗤,芍药一边帮她更衣一边不住地偷瞄她,被逮个正着。

  “觉着我今日奇怪?”孟汀逗她。

  芍药是孟汀的贴身丫鬟,是孟汀母亲从娘家带过来的,自小就跟着她,原是个活泼的性子,继母进门后,也跟着孟汀一起日渐“鹌鹑”了。

  芍药摇摇头,又点点头,眼里藏不住好奇:“小姐你怎么了?”

  说话间,芍药将襦裙的系带绑了一个蝴蝶结,此时的芍药还没日后那种随意打出漂亮蝴蝶结的能力,这结打得很死,两个小蝴结板板正正挺着,孟汀阻了芍药要拆了重绑的手,轻拨蝴结语调微扬:“小姐我支愣起来了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