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处理石锐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石锐被看得下意识退了一步,稳了稳身子,这才一脸愧疚朝着外祖母哭喊:

  “老夫人,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。我见汀姐儿当着我的面做蟹酿橙,就猜她是要教我的意思,我自学了,回来看着云楼日前这个光景,又想着若是蟹酿橙出来,云楼定然能再起,是我脑袋发懵,自作了这事。”

  外祖母没接话。

  “笃、笃”,孟汀噙着笑轻敲了桌面两下。

  “我一个掌勺坐在这儿,你朝我外祖母说话,庖石这是不服我?”孟汀道。

  石锐忙摇头,他惯常最是个服傅家安排的样子:“汀姐儿……”

  “掌勺。”孟汀打断道,“私下您随便叫,既然在说正事儿,您还是唤我一声掌勺比较好。”

  石锐眼神闪过一抹恨色,终是开口:“……掌勺,我没有不服的意思。我只是太着急云楼的状况,你不知道,老掌勺走后这些年,我为云楼是吃不好睡不好,日日都在忧心这经营状况,今日见你在我面前做这蟹酿橙,一时猪油蒙了心会错了意,这才有了这事儿,我认错,还请……掌勺责罚。”

  他错认得倒是干脆,但话里话外全是这些年他在云楼的辛劳,全然一副好心办了坏事的样子,真这样罚下去了,旁的人该说她心狠了。

  “庖石没有会错意,”孟汀道,“我确实有教你的意思,不光你,还有你们,都可以学。”

  她的云楼是要做大宴第一酒楼的,光靠她自己怎么行?藏私只能一辈子窝在沧州这边陲之地窝里横,她才不要。

  很简单一句话,但院内再一次陷入寂静,静得可怕,落针可闻。

  在场的除了石锐以外都是外徒,他们是没有资格真正学厨的,甚至知道掌勺在做大菜的时候,还会避嫌的躲开,他们早做好了一辈子在后厨打下手做苦力的准备,不是不羡慕,只是知道没这可能,趁早歇了这心思,谁让他们不姓傅呢?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