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又见首辅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银钱充裕,孟汀便着手准备起了云楼的复兴大计。

  张守成提点了她,既然重阳要到了,她兴许可以准备个重阳食盒。重阳在宴朝是个大节,除了一系列的庆祝活动,吃食上也比较讲究,其中重阳糕、栗糕和春兰秋菊是家家必备的节日美食。

  眼下还没有食商做重阳食盒,上述的节日美食都需要去不同的食店分别采买才可凑齐。食盒这概念,孟汀是跟着后世的商经学的,初步觉得可行,但还是要先摸一摸市场情况,遂领着芍药出了门。

  临近重阳,街上节日气氛浓厚。食材铺里毛栗子、熟栗子一筐筐都摆了出来,花材铺里赤红的茱萸、金黄的秋菊一盆美过一盆。

  走货郎吆喝着“重阳糕”走街串巷,街边小食摊里也都着重摆上了栗子糕。

  栗子糕是孟汀自己的喊法,人家食摊都称之为重阳糕。

  也不是不行。

  重阳糕本就是精致版的栗子糕――要造型还要用植物汁液染色,普通人吃得简单,拿栗子糕说是重阳糕也正常。但孟汀自己是个厨娘,自然得严格遵守重阳糕与栗子糕的区别。

  再往前走,是卖酒的地方,一坛一坛菊花酒摆得满满当当,客人若有需求,还可以当场在酒中为您加上茱萸果。

  不远处卖蔬菜瓜果的地儿,个大饱满的玉榴、黄橙橙的大黄橘还有胖肚坠枝的雪梨都是今日揽客的“头牌”,摆得出挑又鳞次栉比。

  街上人也多,娇俏的小娘子、年轻的后生、年长一点的婶子与阿叔,各色人等络绎不绝,人人手中挎着竹篮或背着背篓,采买繁忙。

  孟汀领着芍药来来回回逛了两圈,大致摸清了情况,又选了个规模稍大的食店走了进去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