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又见首辅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
  这食店就是典型的“打碗头”。

  宴朝的酒楼按照等级大致可分为酒楼、酒店、打碗头三类。酒楼自不必说,酒店一般只提供单样吃食,比如仅卖羊菜的肥羊酒店、只卖包子的包子酒店,甚至只卖酒的角球店,打碗头是普通人最喜去的售卖散酒的地方,这里一次可以只买二三碗酒,还提供下酒菜,有点像后世的街边小食店。

  掀开布幕走进去,里面统共十张食案,食牌挂在柜台上方,上面写着血脏、豆腐羹、崖蒡现类的菜名。

  眼下并非用食的时间,因此店内食客并不多。掌柜的见进店的是两位年轻小娘子,其中一位看穿着又似是位小姐,不免诧异。

  孟汀眨眨眼。

  掌柜的这才回神,赶忙站起来招呼。

  孟汀盯着食牌看了一会儿,得知并无重阳节特供菜之后,要了两张胡饼便走了。

  和芍药一人一张,孟汀低头啃了一口手中的饼,香脆,微咸,虽无馅但缀了芝麻,还挺好吃,再细看,饼面还有拍花,这样一张饼才只要三文钱,难怪大家都喜欢打碗头。

  调查得差不多,孟汀心里拿定了主意,领着芍药买了食材便回去了。

  *

  食材买回,孟汀便着手做起了重阳糕。

  只是刚把粉面和上,宋嬷嬷便来喊说江阔来了。

  江阔?

  孟汀眼睛一亮,是不是迁户有消息了!

  从厨房奔出来,便见到了坐在厅上的未来首辅大人。仍是一身简单的月白长衫,仍是让天地失色。

  孟汀对江阔是很亲近的,当初那点旖旎心思散去后,这亲近也分外坦荡起来,她一点没有不好意思,走上前,俏声声叫了声:“阿阔哥哥。”

  喊完也不等人答应,一脸期待地又脆声问:“是迁户弄好了吗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