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盈门宴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云楼今日未营业,但鎏金的牌匾下,停了好些华贵的马车――都是来赴盈门宴的达官贵人们。

  办宴的地点在云楼后院,原是该从后院大门处进入的,但因前楼正门摆着两个当活招牌的狮蛮糕,所以特让贵人们从前楼得入。

  这狮蛮糕是孟汀特意做的放大版,摆出来第一日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今日效果自也是斐然,前来赴宴之人一下马车便为着两尊狮蛮所惊叹。

  旁的人只道塑得精美,但掌管沧州官署筵席的承务郎宋永安知晓这精美到底到了何种程度――比起上京蜜煎局所出都不遑多让。

  毕竟是江少郎的盈门宴,沧海官场都差不多到齐了,余下的是云山书院的先生们。这也是孟父孟佑正对江阔又爱又恨的一点――因着姑爷的名声,同僚们对他颇为尊敬,可偏偏江阔端的最是公正严明,因此他孟佑正除了有个江少郎岳丈的名头外,愣是没捞到过半点儿实际的好处。

  穿过云楼前楼大堂,沿主廊约百余步便达后院,花森木茂、疏泉叠石,一派好景。

  云楼毕竟是曾经的沧州第一,这些年虽生意清冷了,但外祖母把这宅子和以前的家当物件儿都保存得很好,今日来的以往都是云楼常客,见此情景不禁感慨万千。

  “多年不曾来云楼了,未曾想再来还是如此,甚好甚好啊。”沧州知州曾良信道。

  “大人说得是,下官也是独爱云楼这小院,咱们大宴素讲以文为贵,盈丰楼贵了些,熙春楼素了些,端得文雅还得数云楼。”沧州监判居鸿玉附和道。

  “宅院好办,难的是等下要上桌的东西,”沧州承议郎程立康接过话,“江少郎把这宴设到云楼,想也是存了让诸位大人见识见识云楼新掌勺厨艺的意思,云楼能不能真的起来,单靠这点儿旧时景可不成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