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婊意初现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
  *

  厨房外,陈嬷嬷正拿着擀面杖训话:“皮都给我绷紧点,今日来的都是高门显贵,谁要是耽误事儿我找谁。”

  孟汀领着芍药施施然从旁经过,眼都没斜一下。

  陈嬷嬷一愣,往日不都是汀姐儿主动喊她的吗?于是语调拉得老长: “汀姐儿可算来了?”

  孟汀轻哼了哼算做回应,领着芍药继续往里走。

  陈嬷嬷又吊着嗓子高喊:“桂花在那边呢,汀姐儿去哪儿?”

  桂花是做广寒糕要用的食材,今日是孟汀外祖母的生辰。因外祖母喜欢广寒糕,每年今日她都要去外祖家做上一份。只是昨日去向继母报备时,继母说今日来宴的里正夫人素喜广寒糕。温顺懂事的她自然会意,说那今日在家做好了广寒糕再去外祖家。

  她倒是没料到陈嬷嬷会因此来敲她房门,更没料到她会留在家整整忙了一日,硬生生错过了外祖母的生辰。

  孟汀扔了两字:“用膳。”

  “用膳?!”陈嬷嬷语调高得嗓子都发了尖,“这都什么时辰了?等下贵客就登门了!”

  孟汀停住,转身,轻掀眼帘,盈盈鹿眼中明晃晃的“你待如何”四个字就这么轻飘飘地落了过去。

  这气势太盛,陈嬷嬷被她看得本能地一缩,原本嚣张的气焰啪一下矮了下去,诺诺地吐不出一个字。

  孟父早年全靠孟汀外祖家接济,别说这宅子,就连当年科考的盘缠都是孟汀外祖家给的,以前是她太过温顺,由着继母作践。其实有这恩情压着,她要真硬气起来,别说陈嬷嬷,她继母都得掂量掂量。

  *

  厨房里间小灶上剩着一锅白粥,这只有水和米的素白粥就是厨房给她备的早膳,其实说给她备的也不对,这就是厨房婆子们用剩的早膳,厨房才没那个兴致给她单独弄早膳呢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