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首辅大人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回到角院,芍药已经把东西收好,正要出来寻她。

  “对了小姐,这个你要带走吗?”芍药举着个刺绣框问她。

  刺绣框里是几个还未做好的绢囊和小半框赤红的茱萸果。孟汀这才惊觉,要到重阳了。

  重阳在宴朝是个大节,除了一系列的节日活动,还素有佩茱萸的习俗。茱萸又称“辟邪翁”,人们相信在重阳节当日佩戴茱萸具有避疫免灾的功效。

  年年她都会为家人提前备好这些东西,今年自也是不例外――刺绣框里绣着棣棠菊的绢囊就差收口了。

  孟汀摇摇头,左右都快做好了,懒得带。到底是多年的手艺,重拾起来也容易,她把收口绳缝好,又把茱萸果一一装入,系紧绢口,然后递了一个绢囊给芍药。

  芍药疑惑:“小姐,你怎么给我一个?”

  往常小姐都是给她四个的啊,老爷一个、夫人一个、二小姐和小少爷各一个,她得分别送去。

  孟汀道:“过几日我应该会很忙,我怕到时候我给忘了,这个你自己收好,重阳当日起床记得绑手臂上,讨个吉利。”

  芍药一双眼瞪得溜圆:“给、给我的?”

  她生前过得窝囊,芍药一直跟着她,后来她在地府见过芍药一面,小姑娘成了耄耋老妪,见她就哭。原来当日她落水后,芍药自责了一生。

  孟汀帮她拢了拢耳发,语调温柔:“给你的,我们芍药也要平安顺遂。”

  芍药一把攥紧了绢囊,扯着嗓子就开嚎:“啊――小姐――呜呜――”

  孟汀被她吓了一跳,忍着笑轻声催促:“把东西收好,我们去外祖家了。”

  *

  兰院,孟夫人正和宴请的夫人们赏菊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