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外祖家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孟汀和芍药跨进门,空荡的堂内只两桌客人。她心下一叹,看来昔日的沧州第一酒楼已经沦为沧州人“打碗头”的地方了。

  其中一桌吃酒的客人见进门的似是位小姐,还好心提醒:“小姐莫不是走错了,盈丰楼在前面街口。”

  哪有小姐会上云楼吃酒?贵人们不都是去盈丰楼吗?

  孟汀摇摇头,正待回话,曹掌柜端着一碟烧血脏走了出来,他一边送菜,一边热情地招呼她:“小姐快请坐,您想吃点什么?”

  “曹伯伯,”芍药在身后出声,“这是小姐呀。”

  “小小姐?!”曹掌柜惊讶,急忙奔了过来。

  母亲在外祖家是小姐,她自然就是小小姐。

  “曹伯伯。”孟汀跟着芍药喊人。曹掌柜是云楼的老人了,外祖父和舅父离世后,他是为数不多还留在云楼的人之一,担得起她称一声伯伯。

  “使不得使不得,”曹掌柜连连摆手,“小小姐唤我一声曹掌柜就行,小小姐今日来是?”

  孟汀示意芍药打开食盒,边拿糕边说:“我去看外祖母,路过云楼了就进来看看,这是我给外祖母做的广寒糕,我做得多,所以顺便给您和后厨的大家带点儿。”

  那糕一拿出来,曹掌柜拒绝的话便死死吞回了肚里。实在是太好看又太香了。

  旁边离得近的客人也按捺不住了:“小姐你这糕卖吗?”

  另一桌跟着附和:“就是,这糕卖吗?一块儿也行。”

  孟汀摇摇头,还未说话,两桌客人齐齐一叹,又冲曹掌柜喊:“那掌柜的你手上的卖吗?都是老主顾了,你卖点儿给我们呗。”

  曹掌柜把糕碟往自己面前一拢,直摇头,话说得很好听:“不是我不想卖,各位也听到了,这是我家小小姐赠的,这世上哪有拿主家赏赐赚钱的理呢,各位见谅见谅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