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掌勺之争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孟汀刷地抬眼,眸光一瞬间凶悍又l地被鸦羽般的睫毛掩盖住,石锐啊。

  外祖母倒是很高兴,嘴里半真半假地抱怨:“这孩子,自从知道今日是我生辰后年年都来,不是说了我们傅家不办生辰宴的吗?”

  曾外祖父创办云楼时常常忙得顾不上生辰,从那以后傅家就不再办生辰宴了。

  不一会儿一道粗豪的男声便响了起来:“老夫人,我来给您贺寿了,祝您九如之颂松柏长青。”

  孟汀回头,就见一着玄色青衫的男子站在屋内。

  石锐手里拎着个食盒,脸上挂着热切的笑意,长相虽然普通,但未语笑三分,很是讨喜。他阻了宋嬷嬷要接过他食盒的手,很是客气:“怎敢劳烦嬷嬷。”

  这般明朗有礼的样子,半点看不出日后会是带着傅家传世菜谱跑到盈丰楼做厨子,还时不时回云楼踩一脚的人。

  孟汀正依偎在外祖母身旁,姿态亲密,石锐自是一眼就看到了她。孟汀眨眨眼,脸上看不出半分异样,扬了个微笑。

  云楼那样大个酒楼自是需要人手,所以当然得收徒,但这年月收徒分传人、自家人和外徒。外徒能学的只有皮毛,也就在后厨打打下手。

  傅家人丁单薄,一直是靠传人带外徒的模式在经营云楼。

  但石锐身份稍有点特殊,他算得上是傅家远房亲戚收养的孩子,所以教的时候多教了些。外祖父和舅父过世后,云楼基本就是他在撑着,当然把曾经的沧州第一撑成了如今的“打碗头”,也可见他学得如何。

  石锐自是认识孟汀的,见得她一副软和模样,很是自然地问了声:“汀姐儿也在啊?”

  瞧这话问得,他虽然叫着外祖母为老夫人,但是俨然把自己当做傅家主事人了呢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