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反求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螃蟹自是不难处理的,但沈夫人从未见过如此乖巧的螃蟹。

  上一瞬在食盆中还高举大钳,下一瞬到了孟小姐手中就规规矩矩,让干嘛干嘛,听话无比。

  知道美人悦目,却是第一次见刷螃蟹都悦目的美人,沈夫人在心里喟叹,江少郎真是好福气。

  外祖母和沈夫人都站在厨房外,石锐更是站在旁边一双眼死盯着生怕错过了哪一环,孟汀并不避讳,就是要让他看,站在旁边看完了全程还做不出来,回头气死了才最好。

  蟹酿橙考的是火候、比例,并无秘方,能学了去了就有鬼了。

  把螃蟹放入蒸锅,嘱咐了芍药要大火,孟汀转手又拿起了大黄橙。蟹已入锅,接下来要准备的自是橙翁了。

  外祖父并没有教过她做蟹酿橙,不是不教,是她以前厨艺不够学不了,但孟婆司有历朝历代各地美食的所有做法。

  吴越人只喜欢“橙用黄熟大者,截顶,剜去瓤,留少液”这样做出来的橙翁。

  孟汀左手拿橙,右手持刀,左手转右手刻,几个呼吸间就刻切下一个橙盖,这橙盖边缘上下蜿蜒状如波纹,煞是好看。

  她动作娴熟又流畅,一手切刻功夫看得沈夫人啧啧称奇。

  “孟小姐这天赋,她才多大,这刀像使了几十年似的,不瞒您说老夫人,就我这外行看来,孟小姐这刀功简直跟老掌勺不相上下。”

  打开橙盖,拿出小勺,剜瓤,又尝了一口橙子果肉,确定了酸甜度,孟汀取出两瓣放回了橙翁。这是蟹酿橙成功的关键点之一,橙肉酸甜度不同,留作取橙汁的果肉量便不同。

  有些偷懒的还会将多个橙子的橙肉混合最后再统一取汁,但其实每个橙子口味有极其细微的差别,橘肉若与橙翁不配,高热蒸熟后的橙香会混且乱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