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反求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
  木柴在灶堂里间或噼啪一声,蒸锅里的水咕噜咕噜,孟汀打开盖,水蒸气裹着蟹香迎面扑来,捞出螃蟹放入盘中待凉,又摸出了几个玉榴和雪梨――她打算就着余下的橘肉再做一盘春兰秋菊。

  食材都是沈夫人自备的,可能觉得光拿螃蟹和橙子少了点,她还买了好些秋日时令果蔬。

  外头沈夫人又和外祖母忆起了当初:“我娘一开始还不愿和我去云楼呢,说什么螃蟹如此金贵竟要近一两银子,吃过后我娘却说这螃蟹竟不到一两银子,把一家子给乐得。”

  春兰秋菊就是名字听着唬人,做法非常简单,对孟汀而言不过是顺手的事――玉榴剥壳取粒,橙肉剥掉筋膜切小块,雪梨去皮切块,最后加上细糖粉、紫苏籽和梅卤拌匀即可,就是宴朝版的秋日水果沙拉。

  这道沙拉的关键是梅卤。

  青梅加大量盐密封腌渍六个月以上,这样腌出来的浅褐色汁液就是梅卤。梅卤味道极端咸酸,却是拌果子和蔬菜的最佳调料,不仅可以调味,更可以有效地阻止食物氧化,让果蔬保持新鲜色泽,总之,有了梅卤,这沙拉才能吃起来美也看起来美。

  但梅卤可不是那么好腌制的,它是属于听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于上青天的小玩意儿。

  沈夫人运气好,因外祖母喜酸,每年她都会做上几罐梅卤放外祖家。孟汀在厨房角落拿出了装梅卤的小罐子,把玉榴、橙肉和雪梨都处理好,洒入紫苏籽再浇上一小碟梅卤,成了。

  给外祖母和沈夫人各端了一小蝶,见芍药一脸眼巴巴的,孟汀又塞了一小碟给她,至于石锐,她全当看不着。

  外间果然又传来沈夫人夸张的惊叹:“竟是梅卤!多少年未能吃过如此纯正的春兰秋菊了,孟小姐这厨艺,若是把云楼重开起来,那可真是^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