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石锐搞事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重阳过后便是寒衣节,宴朝素有寒衣节祭祖的风俗,家家户户会在寒衣节当日给自家先祖烧纸祭祀,而各地每三年更是会在寒衣节之后隆重举办乡饮酒,宴请本地德高望重的老者,以倡朝廷“尊老、养老”之德。

  云楼倒塌后,沧州第一酒楼就悬空了,赢丰楼、熙春楼、明月楼各个谁都不服谁,虽说目前赢丰楼隐隐有胜出之势,但到底没有坐实第一。

  孟汀记得,赢丰楼就是在今年的乡饮酒上大放异彩,成了沧州新的第一酒楼。

  沧州地处边陲,负责筵席的四司六局并未在此设下属机构,是以沧州官方的筵席都是找地方酒楼具体负责的。以前当然是找云楼,云楼没了,便分摊到各个酒楼了。

  而承外郎就是负责乡饮酒的主官员。

  外祖母微微蹙眉,第一次对孟汀露出了审视的目光。

  石锐心头一喜,汀姐儿果然还是心急,乡饮酒确是个大好机会,但怎么能当着老夫人面同沈夫人要这个,这不是拿厨艺要挟食客吗?老掌勺可是最见不得这种事的。

  沈夫人手还僵着,反问道:“孟小姐此话是何意?”

  孟汀轻笑,把食盒稳稳放入沈夫人手中:“夫人别误会,这机会您给与不给,今日这蟹酿橙都是您的,希望府上老夫人能吃得开心,日后若还需要,夫人尽管上门讨要便好,孟汀但凡得空绝不推辞。”

  又敛了笑,神色认真道:“云楼眼下这状况,夫人您是清楚的,这机会您给不给另说,但我既想我云楼再起,自应一切积极争取,断没有得见夫人连讨要一句都不说的理。我只是单纯向夫人表明下意愿,绝无他意,如若今年乡饮酒酒楼还未定,我云楼想要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