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09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  *
  临行前,我看见谢思蔻正在文慈公主的车辇下侍奉,苍白而忧郁的眼神扫过我。

  谢思蔻的眼微微亮了些。比起这个带着传国玉玺的重要公主,她居然更想在我身边保护我。

  前往南水时我与赵效做了个约定。随后就将这个人抛之脑后。一路上竟十分顺利。没遇见蜂涌的灾民。秦淮一带也少有匪寇。可临近南水与婆娑地界交界之处,众人都显得有些警惕起来。

  几里路程休息了数次。

  车队臃肿,围护着中央。一群人像排多脚螃蟹似的带着满箱的金银绫罗迅速前进。

  途中我只看见一次路小寒。外人的传闻中他几乎是个不足双十年华,害羞的小姑娘。身上无不是单纯的白纸颜色。谢思蔻知道的更多,看他则是赵效异父所生的妹妹倒护得好,明明不是皇女,也叫母后冒着天下大不讳封了公主享有封地。又特地和我一并指给了赵鹤。

  这唯一一次见路小寒下马,就是遭遇数千的、近万的匪寇之时。

  这些其中无不混合着一些世家的私兵,主力大约是庞紫珠背后世家前来杀我的。毕竟是个寄予厚望的嫡子,自然恨透我了。赵效派来护送的人马也多,厮杀时激烈无比,烟尘四起。如不出意外绝对有惊无险。这一路上实在是无聊透顶,我听见外面有些匪寇怒骂,分明是北地的口音。我若有所思,不禁慢慢弯唇而笑。

  这里面有雍山王亦或是赵骜的手笔。这些人恐怕也知道些事情。

  只有我知道真相中的真相。那方传国玉玺原本就不在文慈公主身上,吕栗姬虽能下得狠心离开权力的漩涡,可这件东西她是一并打包带走了的。放在山林间,睹物思权也说不定。抑或是她东山再起的一个小小后路。障眼法自然是无意透露给赵效的消息。不知道路小寒对这件事又是怎么想的,赵效说吕栗姬偏爱他,可这样看来,似乎也不见得宠爱地有多真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