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09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
  这时候去找方诛水倒没那么重要了。

  我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。

  我坐在华盖车辇中,将外衣脱下。像有情郎给爱人披一件披风似的。却是给自己披的。以一种楚楚可怜的模样围在自己身上。

  我踏出马车往外跑。

  让所有来不及反应的人悚然一惊。

  就算从头到脚地遮蔽起来,只留一双眼睛。也不过是狮子藏起了獠牙。许多侍奉过我的人还是一眼认出来是我。受到“惊吓”的我攥着红绒色的外衣,闭着眼睛,攥住领口任凭感觉地往外跑。披风下我在一片黑暗中笑起来。没有人有义务要保护我。却有很多人想要杀我。为了公平起见。我不让这些英勇的刺客、士兵看见我的身躯、我的脸、甚至我的眼睛。但我会跑地很快,若是不小心划裂了这件保护他们的外衣。

  那我也没办法了。

  冲上来保护我的人很多,血溅过来。热乎乎地舔在我脸上。他们缺乏思考,过于愚忠。

  以厮杀的地方为中心。

  右为南水封地,仁慈的丰仪王不会怪罪他们护送不力。左为失了世俗管辖的婆娑界,没人会治罪他们。谢思蔻不知何时跑过来紧紧抱住我,呵斥道:“不要乱跑!”一阵刀剑戈鸣后,她喘着粗气低头,皱眉的样子很是冷硬。斟酌着,柔了柔语气道:“别怕。”我发现她身上微微颤抖,似乎隐隐后怕。她的全家都是恶寇害死的。如今又是穷凶极恶的匪寇,仿佛昨日地狱。令谢思蔻心中一股急欲报复、渴望嗜血的欲望渐渐苏醒。

  我在她怀中低语:“豆蔻姑姑,你别怕。去杀了他们。杀了就好了。杀了就不怕了。”

  她多么信我对她好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