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10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  *
  路小寒跑地太快了。

  赵缨封地的婆娑界离这片林子不到数十里,任谁都知道,这一处的关隘早就无人看守,城墙也早已经红漆斑驳、凋落。

  就连没有通关文书的人闯进来,也费不了多大功夫,根本用不着担心,大摇大摆地便可进去。路小寒倒不是故意要往这地方跑的,他跑起来像阵雪在飘,带起一阵阵嗖嗖的冷风。惊得路上栖息在枯枝上的鸦群飞起来,往来盘旋,播种芝麻般密集地散布在天空中。几只蝗虫急速掠过,许是灾年剩下的。它们飞过时摩擦着翅膀,在行人耳畔发出醇美响亮的声音。

  他哪知道自己飘到哪里去了。

  绕是他背着我跑地这样快,走走停停了几天几夜,很费了些功夫也没摆脱追兵。

  直到我们跑进一片葳蕤的林子里。

  躲了几天。

  扮作匪寇的追兵和要带我们回去十几个带刀的侍卫在身后缠斗,有的见我们两个不见踪影,立刻脱身出来疾速朝我和路小寒追来。

  我们稍作休息,身后的追兵就紧咬上来。

  远远望去,竟还有个穿青色幞头袍衫的小太监跑掉了短靴,抱着鞋子惶惶然站在原地,不知道该继续追还是该放弃算了。

  路小寒带着我跑地太快了,叫追赶的人远远坠在后头。我身上、头上珠钗步摇散落一地,那个十几岁模样的小太监,似是被金银粉红迷了眼,慌忙弯腰去捡机灵地塞到怀里去。

  “真是要钱不要命了!”

  有眼中闪烁残忍杀意的匪盗拎着大刀往人群中劈去,见了笑骂道。

  那小太监身形灵巧地钻过片刀光,躲到带刀侍卫身后,立刻跑得远远的。他似乎认得我,一看见路小寒背上的我就脸一紧,往怀里掏了掏,掏到了什么地方疼得浑身抽搐几下,躲在棵矮子树下密切地看了看前面胶着的战况,咬了咬牙朝我这边跑来了。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给我看,交到我手上一样。要不是我隐约记得这小太监在布膳时服侍过我和赵效,对路小寒说了一句,路小寒肯定拔出剑、竹签串螳螂似的将人钉杀在树干上了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