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12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  *
  蝉明闭着双眼,拄着拐杖,顺着方才檀主的泥脚印慢慢下了普救山。

  这山道建得极为平坦,两边种满了数百株枝叶繁茂的菩提树与高榕、还有一簇簇犹如佛祖红肉髻般散出万道金光的地涌金莲,扑鼻清香已不必说,蝉明脚下、特地为他所建的青玉石板,每当和沉香棍杖相碰一下,便响起投掷玉珠入玉盘的美妙声响。他僧衣拂过时,偶尔沾染几朵优昙婆罗花,状如满月、青白俗艳,缀着身上血色僧衣显出几分妖冶的颜色。

  血蝉寺占地数百里。

  僧有千人。

  可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,这地方只是这跛脚僧的家人为他所建的一处容身之所,故而如此奢华美丽,甚至减了几分佛气。

  山腰间传来白马嘶鸣的声音。

  蝉明在一片黑暗中静静诵经,不急不慢地去见那惹祸的美人。他并不常回这尘缘浓厚的地方,此番只是偶尔途径。

  住持曾劝他:“俗世缘分虽然已经断了,也不必如此避讳。何苦非要去做个云游无依的小僧呢?”

  他却说:“我从没有避讳。”

  十四岁那年,正是青葱少年的时候。

  一觉醒来,李蝉鸣目中忽然结翳,成了半个瞎子,看什么都不清楚。家里人心急如焚,忙做一团,为他这恶疾劳心劳力。

  他却有种奇妙的境界之感。失视力后的红尘世界,在眼睛分外透明,比水还淡。

  他们找来大夫给李蝉明开方子,捉来数只翅黑腹红的鲜艳小蝉,拔去头翘,用糯米炒黄,外敷在这少年的眼睛上。每到夜晚,李蝉鸣便在耳边听见隐隐约约的蝉鸣,幽远,十分凄清。这样连续听了七日,第八日白天起时,他对家中爹娘说今生我恐怕也只有七年的光景了。当日便剃度入了这空门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