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01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  这是一本书,记载的是个不知名的乱世。类别属于野史。

  这乱世中有个主角是妓子,流落风尘,美艳无双,却心怀侠肝义胆。一代红妆照汗青。

  另一位天爱之子则是王侯身边的养马奴,心思澄净,城府极深。身份低贱却又过目不忘之能,故而有经天纬地之才。一逢乱世,便在蛰伏中谋得了一个好位置,成了争霸中的一个乱数。两个下九流人物彼此惺惺相惜,最终成就了一番大事业、男帝女帝轮流做。

  我不是这个妓子,也不是那个养马奴。

  我只是这本书里一个早死的艳鬼,一个被后世笔墨戳脊梁骨的反派。

  *
  一个身后有无数良臣猛将的冤魂,害死了不少人的可怕女人。

  一个将会过得比谁都开心、将会富贵荣华一生的女人。一个到死都没受到什么真正惩罚的、殃民伤财的祸国美人。

  *
  我是篇乱世野史里的反派。我生来就是个坏蛋,喜欢看别人痛苦。

  我在战乱中出生,饿殍遍地,菜市门口易子而食的父母抱着瘦骨伶仃的“货物”,凑上来询问我的父亲,垂涎欲滴:“我这有两个孩子,一男一女鲜嫩的很,都晕过去了,不用担心他们反抗,煮起来和骨烂……就、就换你这一个怎么样?”

  他们怀里抱着两小碟“清粥小菜”。

  而我,在出生时突然遍地溢香,金光从狭隘的小屋中逸出。

  外有白蛇游过。

  更别提明眼人看得出来我缩在粗陋布料裹着的襁褓里,像砂纸包着快要磨破的水汪汪的果肉。那么惹人怜爱,那么美丽。

  富贵人要是看见这些异象,肯定觉得这孩子生而不凡,日后必定显贵。不错,我确实和常人不一样:我天生不会“死”,不是指被刀剑砍伤不会殒命,而是指我双眼一闭,睁开后就到了一个崭新的、从头开始的世界。另外,我永远美丽无瑕,美得邪性、美得令人害怕。可是我生在这快死的妇人瘦骨嶙峋的大腿骨边,一看是个不能传宗接代的男孩,就被抱去菜场换吃的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