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02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  *
  被抄家充为官妓那日,张趁步手里拿着一卷翻卷了边的虬髯客传。

  *
  丰兆十七年,各地水祸肆虐,蝗灾四起,丰仪王赵鹤受令前往南水一岸修塘堰闸。同年,赵王龙体康健,诏幼子穰王回京。穰王年幼重孝,戏彩娱亲,赵王喜,遂爱重之。丰兆十九年,各地王侯拥兵自重之势已显。丰兆二十一年,阆肆王赵骜受封前往燕地,途遇击退北狄部落百余里,收敌首,可作藏尸京观。狄人无不闻风丧胆。

  穰王赵效进言:“兄在外,以时乱自贵。见公卿踞床,礼异人臣。君命不受。”赵王两侍臣附之。生母宠姬悦之。

  赵王性多疑,素寡恩,即刻遣沃城人马往燕地询问此事。骜未放行。赵王怒。

  丰兆二十四年,犬戎之祸。

  丰兆二十五年,雍山王反。幼怀王赵缨被赵王诛杀。五王之乱起。

  ――《稗官野史杂录:丰朝》

  *
  张趁步用完了饭,早早回到厢房抽出压在桌案下的几卷书。

  要是教导她的姑姑知道她私底下又看这些没用的东西,免不了一番淡淡嘲劝,“你看这些编的野史有什么意思,当年在燕地又是何等风光,何等意气风发的美妙,进了烟花地就不要回想往日,所谓‘梅花不提前世绣’,如今你也算死了一回了,自己给自己难堪,何苦来?”

  “要怪,也只能怪你爹造反地太蠢、太蹊跷。窝藏兵符,私绣龙袍。”

  “在府上设酒宴喝醉了被人生擒,自以为背靠阆肆王赵骜就得了意,忘了形。”

  往日里张趁步被板子拍击小腿,费力矫正舞姿时已经把这些话听出了耳茧子。

  张趁步只是低下头,噤声不语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