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02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
  仿佛早已经认命的死灰模样,让本以为要磨硬骨头的调.教之人松了口气。

  张趁步看得见教司坊的姑姑说话时的怜悯神色,知道她与世人一样双目雪白,明白燕地的张骥张将军被赵王迁怒,受人陷害。草草审案,急急误杀。朝堂上的人都眼观鼻,鼻观口,口观心。自顾自羞惭,又安心火没烧到自己身上,冷眼看着张骥被投牢处死罢了。

  这冤情是上了明面的。

  只是无人审。

  皇帝的儿子和皇帝斗,父子相斗,底下的虾兵蟹将自然受累。

  张趁步翻书时,正巧看见地上几张红笺被踩得湿烂,捡起来正要丢到火盆里才发现是自己的,纸上写着她在随军时翻诗卷,无聊时提笔写的化用诗。

  化了先前被誉为诗鬼的诗人,马诗二十三首中的一首。

  那时张趁步还未看腻沙场,父亲还健在,尚未从燕地被押往京都斩首。

  平沙雪万里,燕山月千重。
  何如骥尾蝇,快走斩烛龙。
  ――《闺间小记》

  看一眼,恍如隔世。

  诗中“骥尾蝇”,就是千里马尾缀着的小蝇虫。张趁步曾以父亲为荣,何其高傲地写诗打趣自己,就算是只不成气候的蝇虫,也能在父亲的教导下飞跃千里,成就一番不俗事业。

  过去她是如何敬佩着父亲,崇拜着久经沙场、战无不胜的龙虎将军,现在看到这首诗就有多无动于衷。毕竟死了好些年了。

  父亲张骥常年镇守燕地,性情鲁莽急躁,不拘小节,是个声名远播的骁将;家中一母早逝,只留下她一个长女。

  他用兵极勇,加之喜爱豢养智谋绝艳的幕僚,一出战场便如猛狼恶虎出了闸,头顶烈阳一般引来将士的狂热、衷心的追随。张趁步自小被他带在身边,耳濡目染,与闺阁女孩儿大不相同。女诫学得兴致十分寥寥,刺绣绣的图样多是沙场风光,就连小女儿家临的字帖也如父亲的字迹般辉煌大气,写的诗也带着点豪迈悍气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