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03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  *
  我被送到赵效身边,一个一辈子都没敢登基的、代理朝政十年醉生梦中死的废物身边。

  *
 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典型案例。

  野史记载他的笔法很毒辣,说穰王赵效占尽天时地利人和,却一事无成。

  天下四处灾祸,唯有京都富庶,地肥土沃,多天然的险关要塞。生性多疑的赵王要毒杀他,反被赵效帐下幕僚所刺杀。而四野之中,穰王的门客满庭、丰仪王治水的功绩无人不知。阆肆王退狄人的名望虽炙,却远在燕地。

  百姓只知五王,不知陛下。此时朝中架空赵王。赵效势力已然围成一个牢不可破的铁桶,上压不服臣子,下封寒门子弟。

  可这些到了不成器的赵效手里,不过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罢了。

  我和张趁步一道被献上去。宫中十月的桃花螃蟹宴上,献给野史中荒淫不堪的赵效跳舞,上场时豆蔻姑姑捏着我的手。

  她深深地望我,我看得出她很舍不得我,很不愿利用我。几乎要失去理智,忘了自己是丰仪王安插在京都的探子了。她以为我不知道自己是“美人计”中的美人,我却知道,上台前依赖地往她怀里躲了一躲。豆蔻揽住我的腰,急促地呼吸几下,咬着牙什么也没说。

  张趁步那么聪明,她肯定是知道的。只是猜测,没有明说,站在一边看着我们。

  她不自觉微微拧眉,然后移开视线。

  丝竹管弦奏起。

  我在张趁步的英丽舞姿后跳,还是跳不好。台上的人伸长脖子、费力绕过前面舞姬的身躯看我。他们镶金绣银的衣服比脸色好看。没人指责我跳的不堪入目,也没人发现我抬头看向穰王赵效,直视他的脸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