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04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  *
  只不过庞紫珠猜错了。

  他如何想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的心现在在赵效身上。赵效比庞紫珠有意思。庞紫珠的痛苦比不上赵效的痛苦。

  诗宴过后,我劝阿训不要随意处置那些对我失礼的大臣,更不要吃醋。我陪着赵效胡闹了几夜,他的“胡闹”其实很温柔,也很青涩,只不过让我骑在他上面、喂他吃点东西罢了。外头妖妃的名声越显,说明庞紫珠还没有彻底放弃。他是犹斗的骄傲困兽。我却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善良,似乎听取了庞紫珠的“提议”,做了一个贤淑得体的“滟美人”。

  这两三年,赵效已经在我的期盼下,竭尽全力地处理政事。身份愈发差了。我劝赵效善待王城下的百姓,勤于朝政,整顿吏治。

  他十几年的光阴都在后宫倾轧里碾得粉碎,帝王心术学了半成、诗画倒很在行。

  没人觉得我不怀好意。

  也没人想到我做这些,只是因为赵效厌烦被抛弃他的母亲操纵到这一地步。

  赵效在我怀中曾经袒露过自己冷戾外皮下的怯弱,他最不喜绘山河百川之类的画。

  现在画的最多的是我。“不知后世史书中,我是如何面貌粗陋、举止荒淫的伪帝,有你在我身边,一晌贪欢又何妨。”他这样说。我却劝他。我让他回想起过去在母亲手里的傀儡生活。吕栗姬能够轻松捏紧权力,当做手心里的“小玩意儿”,在朝堂中翻手为云覆手雨。赵效却不行。

  防着儿子夺权的女人毒辣,害得他患有头痛之疾,一发作便冷汗涔涔。

  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  他惯不能凝神静气地处理政务,只好寄情书画。可赵效爱我。我说:“你若真心爱慕我,就应该给我一个盛世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