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05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  *
  时隔一年,北方局势乱成一锅沸粥。

  京都左有雍山王,右有阆肆王赵骜。南接丰仪王赵鹤的封地,隔着一脉时常泛滥成灾的南水相望。距离最远的东南角那一块儿无主之地。倒霉鬼幼怀王赵缨被赵王召回京,赴了场丢了性命的鸿门宴。老的不成样子的赵王端详这年轻秀致的皇子,忽而仰头大笑,赐下软筋酒。待药酒顺着浑身筋骨游走一遭。

  赵王满面癫狂的酡红,对着一无所知的亲儿提起冷光湛然的宝剑。割下一朵芙蓉般的冷酷姿态斩了赵缨头颅。不过天道好轮回,短短几年后,赵王自己也死在一对妻儿手上,命丧黄泉。

  幼怀王赵缨喜佛,封地内人皆效仿王上,常有鬼神之说盛行。

  穷苦人家攒了钱便去捐门槛,富贵子弟争破头竞买珍奇的佛珠檀香。灾年时,也有瘦骨伶仃的饿殍在长阶下三叩九拜,为祭拜庙中观音佛陀,没有钱买香便凝血成香,没有纸抄写经书便以身上人皮为纸,死前还口中滚念:“无量光佛,送我前往西方极乐世界!”

  那地方如今已经失了姓名,只因为封地里的人没有了管辖的王,又对外自称是安于十恶的、忍苦无边的婆娑世界。

  丰仪王不知何故,竟没有将右邻的这块瑰丽鲜美、肥滋滋的地域纳入版图之中。

  有一红衣僧人行走在婆娑地界,他跛着左脚,走起来却姿态邪异优美。

  传闻他出身钟鸣鼎食之家,出家时父母仍在,穿着一身华贵的锦斓袈裟,头戴缀满珍珠宝石的五彩宝冠,腰间绑着一截沉香木棍。曾割肉喂牛,播散五里奇异莲香。他的袈裟后来成了暗红色。五彩宝冠上明珠尽消。跛了一只脚。常年闭着一双未瞎的眼。有人说从这不知是圣僧,还是妖僧的红衣僧人口中传出一句预兆天下的话――“天下主不在北,不在东,不在南,不在西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