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06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  *
  猎场上众人皆欢喜。

  阆肆王是来示威的。可赵效麾下的猛将却展露一番雄狮风采,压过了势头。

  赵效不能离我。我却转出屏风走出来,在气氛最热烈之时走出来。在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时,梁和光因为痛快舞剑而神采奕奕的眼里出现我。一个看着他的我,放下遮脸的扇子,垂首不语,慢慢地、令人心碎欲裂地流下眼泪。赵效慌之前他先慌了。赵效底下其他武将纷纷叫好,戏谑着,正欲举起果子投上台,见我哭了。一个个不知投还是不投,举得双手僵硬如铁,脸上下意识流露出怔愣和后知后觉的狐疑――

  梁和光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,说了滟美人什么恶话,惹得人伤心了?

  一看梁和光,他捏着剑局促站在台上,脸上也是这样的惊惶与疑问。

  赵骜身后的一批人丑态尽出。

  不过已是无人在意。

  张趁步移开眼,似乎叹口气,掩饰似的抱起方才没与梁和光交换的兔子捏着耳朵抚了抚。

  与我初次见面的阆肆王看着我,他看见带来的其他人神态痴极、毫无尊严的模样,看见赵效站起来为我拭泪满怀爱意的模样,胃里翻滚,几乎想吐。赵骜脸色难看地捏碎了酒樽,盯着我隐隐失态。比起爱意和众人如出一辙般的臣服,他开始抵抗,甚至饱含敌意。一个骄傲到比太阳更刺眼、自以为天命的人看到了比他好一百倍的人,比他更得天地宠爱,比他更像神明鬼魅之子,灼眼地不敢让赵骜直视。叫他如何不难受。

  我朝梁和光说:“将军不要再舞剑了。这乐声悲壮,我实在想哭。”

  在场的人刚才还为这场面慷概激昂。我不合时宜地说这句话,十分兴致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