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07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  *
  北地狄人活在马背上。北寒之地又出悍马,他们圈养的凶戾骏马大多是好种。

  这些马不知道吃了多少年的精贵草料,湿湿地踩烂过多少戍边燕地的将兵的惨红脑浆,让人又爱又恨。今年引进来几十匹身材匀称紧凑的百岔马,大如成年骆驼,个个膘肥体壮,跑起来咚咚咚地比春雷还惊、战鼓还响。原本狄滔在掌马司中不受欢迎,他无父无母,又有个和狄人相关的名字,就算平日里处事低调也讨不了好。这回这份好差却落在他头上――

  相马师揪着几十条马嚼头,乜斜着眼,把绳往他面前一砸。

  “这几十匹骏马都是给营中将帅用的,要不是看你小时候训活过百岔铁蹄马,还不一定轮得到你。”

  “你可小心训,训好了自然有你的赏!”

  狄滔自然接下这差事。驯马本不是件容易事,一训起来,轻则被颠下马,重则伤筋动骨的。不过这回狄滔接下倒没有人有什么异议,毕竟,这养马奴可是接住了阆肆王一剑的!

  狄滔不在意这些人的想法,他十几天都泡在马场里训这些剽悍野性的马,费了不少鞭子,等训好了便半点不拖地献上去。

  此时从京都回来已有半月余。

  不少人知道阆肆王的狂狷性情,迎接归来人马时,看见少了大半将领的队伍,心中虽然有些毛毛寒意,但大部分人对此多见不怪。

  燕地不乏将才,遍地都是善骑射的好男儿。

  这回赵骜杀了数十个,新的武臣密不接缝地补上去,个个对赵骜崇敬地可怕。曾有个武将在集市上买辔头,被纵马的阆肆王撞得人仰马翻,后槽牙都碎了两颗,忙不迭爬起来一点也不气,反倒看着微微讶异、眉目耀眼的赵骜双手合十参拜起来,日后更是将这件事作为自己的谈资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