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佛跳墙07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
  甚至可笑地以此为荣。

  如果是狄滔是暗,是幽篁中摆琴静静坐着、等待响弦时分的隐忍之士。

  那么赵骜就是明,是万千光华加身、出生起就被皇帝深深忌惮的天生贵胄。

  没有人不捧着他,也没有人不仰望他。赵骜仿佛天生就会辜负别人,轻视臣子的耿耿忠心,恣意对待跟随自己的人。偏偏他又天生神力,俊美不似凡人,貌如天上窃来的,运道更强地令人将他当做活神来崇拜。自小就伴随各种奇异的自然之象,四岁背经识字,十岁骑上马飞驰时身上紫气缭绕,弱冠时跟着皇帝上祭坛求雨,天空如见亲儿,立刻开颜降下甘霖。这样的容貌瑰杰,生而不凡的人,怎么会不是天命所归?

  这样的人物,就算杀了千万个别的人也不过传记中一点小小瑕疵。

  算不得什么的。

  燕地不少盲目崇信阆肆王的人无一不是这样想的。甚至死的人里也不乏这样的傻瓜。

  掌马司的领官眼见跟去的十几个养马奴死了大半,不禁私下问了几句。

  只见活着的其中一个狄滔,好好的、温温的、俊俊的脸上留着道横贯嘴唇的淡淡伤疤,大约回来这十几天才从红色蜈蚣淡化成了小小蚯蚓的模样。领官命他回了屋舍,同屋的养马官听说了王城殿上的凶险故事,更庆幸自己没跟去,不禁暗自嘀咕道:“这狄滔不爱说话,平常就是传话也温吞没趣,到没看出来能用嘴接下剑刃,不过那穰王的滟美人真有传闻那么杀魂夺魄的么?叫人快死了还盯着看!”

  不知不见者心中又是一番感叹。

  狄滔一概淡淡地回应:是。是有那么挖心掏肝、油煎汤沸、怨毒到让人脊背发凉的美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