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3、第 3 章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夜已深,朱裴策并未就寝,他修长苍劲的手一下一下地描摹着那只镶金粉镯,面色阴沉。
  林的出现,让他几月前的记忆重回脑海,两双相似的眉眼渐渐重合,凌乱地拼凑出雪地里的一幕――
  帘庚山下,他的手搭在白衣小姑娘瘦弱的肩膀,随着前行的动作,鲜血一滴滴地染红了那身白衣。
  小姑娘遮着面纱,笑眸弯弯,指着一旁的干涸的小溪,告诉他,她名唤“溪溪”。
  娇软的嗓音犹在耳畔,朱裴策头又痛了起来,正用修指揉着眉心,忽闻秦忠在外头禀报,不耐道:“ 何事?”
  秦忠听里头的戾气,就觉出来得不是时候。
  可话都问出口了,也没有收回的道理,只好硬着头皮,恭敬道:“回殿下,公主方才梦中啼哭不止,似被魇住了。”
  里头许久不见动静,秦忠一头冷汗都被逼了出来,他欲再说几句打圆场,却听“吱呀”一声,屋门大开。
  里头地龙早已熄了,朱裴策居处向来不喜暖,每回都冷得如冰窖一般,就如他的人,始终给人以冷漠沉寒。
  男人一身玄黑衣衫走了出来,冷凝着眉角,让本就冰冷的夜晚更添了几分寒意,他薄唇轻吐,淡漠道:“魇住便魇住了,这等小事也要来告诉孤?”
  秦忠被他眼底的冰冷一惊,垂手站在旁边不敢再言语。
  殿下如此不屑一顾,公主以后的日子,恐怕不会好过了。
  朱裴策睨他一眼,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,又轻嗤道:“不过是眉眼相似,也值得你如此兴师动众?”
  话毕,也不等秦忠反应,朱裴策就阔步出了门,夜风吹起翻飞的袍角,肃然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鹿国的孙廷卫闲散许久,也该用一用他了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