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10、他
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10
  周隽挂断电话,抬头看向孟疏雨:“看来又要辛苦孟助理了。”
  孟疏雨心说她不辛苦,她是命苦。
  连跟人道个谢都要受到殿堂级语言艺术的侮辱。
  完了还不能钻地缝,还得和人继续处。
  孟疏雨弯弯眼睛:“辛苦是不辛苦啦,就是我今天中午没来得及午睡,晚上有点犯困,怕疲劳驾驶不太安全,要不给您叫个代驾?或者……您在国内有驾照吗?”
  周隽看了看她,合拢办公桌上的文件夹,拎上外套起身走了出去。
  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  看起来好像不太接受她的提议。
  孟疏雨认命地跟上去,路过总经办匆匆进去拿了包,和他一起下到地库,走到车边拉过后座门把。
  刚想请周隽上车,却见他在同一时刻握住了驾驶座门把。
  四目相对,周隽面露疑问:“我有没有驾照,你不知道?”
  孟疏雨认识他第一晚就见过他开车,那种永生难忘的画面她当然记得。
  刚才这么问也就是委婉表达一下“有手有脚不能自己开车吗”的意思。
  她还以为周隽生气了,原来他是默认同意。
  那她屁颠屁颠跟了他一路,他也不吭个声?
  看她噎住,周隽恍然点了点头:“还是――你想坐我后座?”
  “不不不,”孟疏雨飞快摇头,“我是……”
  “孟助理未来可期,”周隽眼尾一扬,弯身上了驾驶座,“有梦想还是好的。”
  “……”
  孟疏雨也不知怎么她就成了蹭车的,还因为蹭车时候把上司当成司机而被扣上大不敬的罪名,最后灰溜溜上了周隽的副驾表示尊敬。
  有梦想还是好的。
  他怎么不直说她梦做得不错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